一只晓窝

长期扩列
企鹅2327036262

小学生文笔

清晨,阳光照进屋子,某只耗子破门而入,“狄大人,有案件!...那个,醒醒”元芳看着还在睡的狄大人朝窗外看了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怎么屋里还有股酒味?
稍适打理,强忍着腰疼,狄仁杰开始处理案件。
“庄周的鲲又被偷了?”
“是的,大人”
“有群众目睹此事件的经过吗?”
“禀大人,有人说看到一约一米八的男子抱着鲲跳走了,好像还扎着单马尾,红发”
“是吗...你去案发地看看吧,顺便去张贴悬赏令”
“是”“那个...大人,我的工资...”
“下次再说罢”
元芳式白眼
狄仁杰端坐在书桌前,整理着不多(是吗?)的线索,忽然窗外传来异响,淡淡的酒味,朝窗外草丛扔了个令牌,“哎哟-怀英,一日不见怎么这么凶嘛”一个棕发蓝眸的男子揉着头说。“腰还疼吗?”
狄式白眼,不知道是谁干的。
“能安分点名吗,我处理案子呢”狄仁杰一把打掉了正在谐油的手。
李白罢休,看了看桌上的线索,诶,这不是那谁吗?
灯烛摇曳,夜已深了,李白有点心疼,“早些歇息吧”遭到意料之中的拒绝。
一阵阵幽香袭来,令人安心的味道,眼皮越来越重,“又是这个...”狄仁杰慢慢伏在桌上,进入了梦乡,李白贴心的盖上了毯子。
第二天...
狄仁杰表示他是有点懵逼的,只见一红发扎着马尾的男子被五花大绑的扔到了他房里,身上挂了块牌子:我是偷鲲的罪犯
...唤来元芳,“结案”“是,大人真神速”

后来,剑仙大人借此事开♀心了一把,从此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如果你去牢里走一趟,你会听见幽幽的声音:“李白,听见没,我操你妈!听到没!李白,我操你妈!李白,我...”
此灵异事件至今无解,望广大人民尽量远离大牢,可能是鬼怪在作祟。


心疼韩跳跳一秒钟
谁让李白见色忘友呢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