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晓窝

长期扩列

小甜饼,巨短小,白玉堂属于展昭,ooc属于我


距离上次切磋隔了....几个时辰。
猫:玉堂,别生气了好吗,展某一时大意了才.....别生气了嘛...qaq
鼠:你知不知道飞蝗石砸脸上有多疼?!关键是伤了爷的脸呐!
猫:我给你揉揉好不好?
鼠:哼╭(╯^╰)╮
猫:玉堂,展某会为此对你负责的。
鼠:怎的个负责?
猫:/抬手趁人不备点了玉堂的穴位,无视玉堂的生气的快要把展昭吃下去的眼神,将手束于头顶,微倾身子,凑在耳侧/展某会为玉堂寻来这京城最好的大夫,但这几天就不必出门了。作为另外的赔偿,展某肉偿你啊。/温暖湿热的气息的喷洒,弄的白玉堂好不自在,耳尖红的似要滴血了。
鼠:(谁....谁要这臭猫肉偿啊!!!)
ps.其实这飞蝗石啊展昭并不是打算砸向白玉堂的,只是凑巧(或者说是玉堂故意想捉弄捉弄展昭的。)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