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晓窝

「冷战/露米/马修视角」我的brother跟着他的死敌私奔了[下]


开启上帝视角

教室外

“啊啊啊大鼻子熊你为什么不告诉hero害得hero出来罚站了”阿尔显然忘了是谁引起的罚站事件

“闭嘴,明明是你还万尼亚出来罚站”

“是吗?hero不记得了,不过作为这么多年的同桌你为什么不告诉hero啊”

“有两个原因噢”

“说!说完我再决定要不要把你弄死”

“第一呢,是万尼亚看你不爽不想告诉你”

“……那第二呢”很好,斯拉夫熊你已经成功引起了hero的注意

虽然hero已经注意你好多年了

“第二就是万尼亚也不会”

“……果然我还是应该掐死你”

“kurukurukuru……谁掐死谁还不一定哦”

于是,外面两个人由于吵闹动静太大,被忍无可忍的王老师丢去了茶歇室准备秋后问斩

上帝视角结束

数学课结束,王老师并没有走向办公室而是去了茶歇室

看来阿尔和布拉金斯基同学这次在劫难逃

果然,直到快上第二节课的时候,两个人才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第二节是体育课

很不幸,今天要跑一千米

“哟,脂肪球,你跑得动吗”布拉金斯基同学挑衅地看着阿尔,虽然很明显他是来挑事的,但是我在心里也默默地担心阿尔能不能撑下来,毕竟他天天被生化武器摧残导致现在只爱吃汉堡然后长胖了很多

“hero当然跑得动,倒是你,小心跑的时候被围巾勒死,斯拉夫熊”

于是开跑的时候我就站在旁边围观

毕竟作为一个被人撞了还那让撞我的那个人以为是鬼打墙的人,即使不跑老师也不会发现的

然后,我看着布拉金斯基同学故意放慢了脚步跑在阿尔前面,保持着一定的速度

就是那种明明你离我就一点点距离可是你就是死活追不上我的感觉

不得不说布拉金斯基同学真的很厉害

然后,阿尔急了

接下来,我看见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

阿尔气急败坏地伸手拽住了布拉金斯基同学的围巾,然后,布拉金斯基同学站不稳往后倒

布拉金斯基同学后面是阿尔

所以最后布拉金斯基同学倒在了阿尔身上,我感觉阿尔受了重伤

当然不可否认这是阿尔实力作死

“蠢熊快起来!重死了压死本hero了!”

“kurukurukuru……明明是你拉万尼亚围巾的死胖子”

“……”

最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体育老师在旁边劝了好久

他们还是没有分开

最后请来了班主任

可是海德薇莉小姐却眼睛一亮“没事让他们打”然后掏出手机给本田老师和林老师发了短信

噢,天知道我们班主任在想些什么

总之,开学第一天在打打闹闹中度过了,接下来就要回宿舍休息了

不知道这学期的室友是谁

回到宿舍,看到阿尔和布拉金斯基同学后,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为什么他们两个在一个宿舍啊!!!这不是重点,问题是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两个一个宿舍啊!!!

很显然,现实就那么残酷,在阿尔终于看见我后,我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马蒂你是hero室友之一啊但是为什么蠢熊也跟hero一个宿舍”

“你以为万尼亚想跟你一个宿舍吗”

“你说什么,能跟hero一个宿舍是你的荣幸”

“是吗万尼亚看不出来”

于是两个人再次吵开了

我在一旁想着改天要买个隔音耳塞不然这个学期别想好好睡觉了

正当他们吵的激烈之际,另外一位室友进来了

“kesesesesese,以后我们就是室友啦,本大爷是帅的跟小鸟一样的基尔伯特 贝什米特”

贝什米特老师?

“贝什米特老师你怎么成我们室友了?”我万万没想到老师会跟我们一个宿舍

“啊,这个啊,教工宿舍不够了,所以本大爷来跟你们住一个宿舍,也算来体验一下你们的生活”

另一个室友是贝什米特老师,讲真我还挺开心的,最起码贝什米特老师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看见我的人

不过……阿尔和布拉金斯基同学的打闹只暂停了一会,两个人非常有默契地一起看了一眼贝什米特老师,然后继续打了起来

“年轻就是好啊,本大爷当初也经常打架啊”

什么贝什米特老师你难道不应该劝架吗

今天我的室友一样有毛病

虽然我的室友里有一个是我的老师还有一个是我的弟弟

另外一个,是我弟弟的死敌

每天沉浸在brother和斯拉夫人之间的低气压中担惊受怕

然而幸好贝什米特老师比较单(mei)纯(you)开(nao)朗(zi)可以缓解气氛

不然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第二天

由于昨晚某两个人互掐产生的争吵导致我们宿舍很晚才真正安静睡觉

我一开始非常担心会不会迟到,直到现在贝什米特老师用他美(gui)妙(ku)动(lang)听(hao)的歌声把我们三个叫(chao)醒,我发现我的担心全是多余的

然后我们三个顶着黑眼圈开始了第二天的课程

你问贝什米特老师?他昨晚丝毫不受噪音干扰睡得可足了

海德薇莉老师的化学课

没错现在我超级困

前桌我的brother和布拉金斯基同学也一样

然后我听见阿尔对布拉金斯基同学说

“喂,蠢熊,你很困啊,要不睡一会?”

“嗯?万尼亚可一点也不困呢。不过死胖子你非常想睡觉对不对啊”

我以为海德薇莉老师会跟王老师一样把他们两个扔出教室

然而并没有

海德薇莉老师微笑着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了阿尔和布拉金斯基同学

之后带着笑意继续上课

如果我没看错海德薇莉老师心情似乎特别好

阿尔和布拉金斯基同学并没有察觉

“hero精神可好了一点也不想睡觉”

“是吗我们来比比谁撑的时间长怎么样啊”

“比就比谁怕谁”

之后不到五分钟

两个人都支撑不住趴在了桌子上

于是我也趴下休息

反正老师看不见我要揪去办公室也只会揪阿尔

上课睡觉并且老师不会发现还是很好的

“冲啊!憨八嘎hero来了!!!”

以上是阿尔听见要去食堂吃饭时的状态

并且他一只手还拽着布拉金斯基同学的围巾

而布拉金斯基同学脸色黑的可以滴出墨

“死胖子去食堂吃饭不要扯上万尼亚,我还要脸”

“喂,斯拉夫熊hero肯带着你一起吃饭是看得起你”

看到他们两个我默默端起饭盒找到一个角落安静坐下吃午饭

毕竟这两个人太吵了

午饭后是英语课

英语老师是我跟阿尔的监护人之一

亚瑟 柯克兰

我们的表哥

然后柯克兰先生是在吃完饭就赶过来的

并且手上还拎着一盒司康饼

当阿尔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柯克兰先生立马操起司康饼冲到阿尔面前

“午饭没吃好吧来来来我做了美食一定要吃饱啊”

看着柯克兰先生带着微笑强制给阿尔塞下一盒黑糊糊的司康饼时

我突然意识到没人注意的幸福

柯克兰先生英语很流利,他的英语课也很有趣很受同学欢迎

但是

柯克兰先生喜欢拖课

而且下节还是我们另一位监护人波诺弗瓦先生的课

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

所以柯克兰先生恨不得拖到波诺弗瓦先生没课上

柯克兰先生和波诺弗瓦先生两个人虽然都是我们监护人

但是他们相看两相厌

我跟阿尔记忆里他们见面没有和谐过

后来他们干脆在课程方面也开始争

只不过由于波诺弗瓦先生是生物老师所以大多时候是柯克兰先生抢的多

下课铃已经响起,柯克兰先生还没有要停的意思

这时关着的教室门被敲响

柯克兰先生放下英语书去开门

看到来人后柯克兰先生脸黑的不能再黑

是波诺弗瓦先生

“小亚瑟天天拖课可不好呢,毕竟学生也是要下课时间的呢”

看来波诺弗瓦先生被压迫了那么久要起义了!掌声!

“死胡子我的课没你管的份”

“小亚瑟现在是下课时间噢”

“拖课不行吗bakabaka”

“拖课这种事情太万恶了小亚瑟不信你可以问问同学们”

“我拖课你们有意见吗!”

这可是波诺弗瓦先生为我们争取到的机会!所以我们作为学生必须支持啊!

“柯克兰老师!没有意见!我们热爱英语!请继续讲下去”

支持……支持个p啊!要知道柯克兰先生发飙了往我们身上一人砸一个死扛我们就生命不保啊

所以波诺弗瓦先生对不起

我们还要命

“你们……哥哥我好伤心啊”波诺弗瓦先生好像受了很大打击,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咬

等等波诺弗瓦先生你为什么会随身带手绢?!

专门用来咬的吗?!

于是乎,波诺弗瓦先生选择了离开

不过他没有放弃!

他搬来了救兵,我们的数学老师,教导处主任,王耀先生

“亚瑟啊,你老是占生物课对学校影响不太好啊”

很好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王耀?英语可是高考重点啊,多上一节怎么了”

柯克兰先生表示超级不开心

“生物也很重要的!”波诺弗瓦先生明显不甘心

“呃……”

一边茶友一边学生时代美食部的同志,王耀表示很无奈很心累

“小耀哥哥我做了新菜给你吃!”波诺弗瓦先生打算贿赂王先生

“亚瑟啊,生物也很重要啊”王先生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柯克兰先生的肩膀

“王耀我也做了新型司康给你吃”柯克兰先生笑眯眯的来了一句

“弗朗西斯我觉得吧英语其实非常重要实在太重要了所以还是上英语吧”

王先生说完就跑了

“怎么能这样对哥哥我”波诺弗瓦先生咬着手绢跑开了

战争结束

胜利者柯克兰先生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