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晓窝

长期扩列

by48是怎么出行的呢?


#bug什么的
#ooc
#上次没写的人会补上的[土下座]

由东东:当然是我最心爱的那辆vespa,绿色的哦,超酷的对吧。不过有时候会蹭井然的车,他好像不是很反感这个的,可以多蹭蹭。

谢南翔:看着我的名字,我是用飞的。(杨修贤:你飞过吗如果你没飞过赶快来找你贤哥和翔哥我们带你飞)

冯庸:有司机开车。

曹光:平时在上学的时候,是骑小电驴啊……当然不是绿色的。在家里的话父母接送啊肯定是开车啊。

杨修贤:和翔哥一样,是用飞的。来吧小美女,你飞过吗?

韩沉:开车。(罗浮生:宝贝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司机)(不)

牧歌:日常...开车吧,有的时候偷个懒可以打车。

蔡晴川:咱都是用jio走的(bushi)肯定是跟大部队了。

伯力:马车,有专门的马夫。当然了有时候我也是很想骑骑马的。

章远:跟光哥差不多,我很喜欢和林风一起飙自行车。

赵云澜:当然是开咱帅气的牧马人!哦我还有一辆帅气的机车√载着咱沈教授多逛逛龙城呐

by48在买衣服的时候是怎么砍价的?

今天刷空间时想到的脑洞xx
#ooc
#bug什么的
#cp什么的

赵云澜:哎哟售货员小姐姐,就便宜点呗,都是邻居通融通融呗(其实差的可远了)得,这么的吧,我以后一定多光顾你家生意,【看着售货员小姐姐将信将疑 的神色】成,以后我多鼓励鼓励我们单位的那些臭小子们一起来,怎么样?【又愁了一眼快要动摇的小姐姐】我叫我家沈教授给你家当模特怎么样?
售货员:ojbk。
(特调处全员打了个喷嚏)(巍巍一笑)

章远:其实我的衣服还是学生时期父母买的,在某宝上调好了父母付钱就可以了。不得不说,网购确实是很便利的。

由东东:别看我,我又不怎么买新衣服,,,,,,好吧其实我也是在某宝上买的,比实体店便宜,而且我嘴笨,不怎么会砍价。网购,价格款式什么的一目了然嘛。
(当然了有些是井然帮忙买的,,好吧可能有点多,嘛,恋爱中的人呐)

曹光:哦,这件衣服多少钱?能不能稍稍便宜一点?【售货员将价格低了那么一咪咪】哦,好,包起来吧。

牧歌:啊?我啊,就随便看看,我会提前看看挂牌价的,如果超出心里预算的话就砍砍价,没有的话就懒得砍了。
(心里也会想樊伟会不会喜欢这件衣服)

谢南翔:其实我不怎么买新衣服的啊反正日常都是白大褂。【看了眼自己一身蜜汁配色的衣裳】看中了就买咯,什么都不要顾虑,开心开心的嘛。
(好嘛主要是不看配色是吧)

伯力:嗯?买衣服的事情我不必操刀,而且我也不善于这些事。

裴文德:额,忽然觉得好像我平日里就奔波于斩妖除魔,抑制妖血,这事确实没怎么放在心上。我自然是平日里有些换洗衣物就行了。
(面面:其实可以考虑考虑不穿的(然后被打了))

韩沉:【找到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找到适合自己的size,交给售货员小姐姐】结账。
售货员:等等咱好像少了什么流程。
韩沉:手脚快点,别拖拖拉拉的。(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哼╭(╯^╰)╮)
售货员:哦好嘞。(心好累)

白宇:嗯?买衣服?看中了就买呗,最好和龙哥是一家店(嘻嘻)。

重逢(短打来一发√)


#罗浮生✖️韩沉
#ooc
      天还没亮透,还飘着点小雪,罗浮生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这位黑帮少爷大概是习惯了大早上被一些帮派的琐事打扰清梦,所以也就习惯了早起,而且非常早的那种。
      罗浮生望了望自己怀里的还在梦乡里的小情人,嘴角不自然的扬起。清俊的外貌,好看的眉宇此刻被昏黄色的小夜灯染上了一层安详和引人入胜。宽大的黑色卫衣象征性的穿在韩沉身上,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以及精致的锁骨,还有一大片青紫色的稍显狰狞的吻痕。
      罗浮生是隔着被子搂着韩沉的腰身睡的,两个人的头部挨得很近,近到罗浮生能听到韩沉缓缓的呼吸声。盯着怀中人的面容,下意识的搂的更用力了,罗浮生轻扬起头,在韩沉的眉间落下一个吻。
坐起身,抬手打了个哈欠,动作行云流水。揉了揉眼,随即印入眼帘的的是韩沉的白花花的大长腿。或许是空调很给力,被子只盖住了腰身和屁股。脚踝处和大腿内侧也是不出意料的密布着青紫色的痕迹。罗浮生侧过身来细心整理好被子,在朦胧的灯光里,这位外表俊美的玉阎罗仿佛温柔了很多。
坐在床沿,翻身看着手机里的下属发过来的一些道上的一些消息,皱了皱眉头,
        “……啧“。
      起身,将昨晚不知道给踢到哪里去的拖鞋给找了回来。寻回了拖鞋的罗浮生有些恋恋不舍的坐会床沿,手撑在韩沉头侧,修长的手将韩沉耳侧的碎发别于耳后,倾身吻上了嘴角的痣。
      简单的洗漱,因为天寒而加上了些衣裳,半挂在身上的围巾,一切寻常无比。
     收拾收拾,罗浮生便准备要出门了。走前在韩沉纤细的脚踝上套上了个脚环,另一头固定在床位的柱子上。那个交换是罗浮生特意挑选的,里面有层短毛,很软。罗浮生可不希望弄伤了这么好看的脚踝。
      侧身坐回床沿,弯腰,亲上了眼角,然后又辗转于耳畔,轻轻的添弄着耳垂,用微沙哑的嗓音在耳畔呢喃道:
      “韩沉,以后不准再离开我了,”
      “韩沉,你一直都是我罗浮生的人,一直都是。”

随即又亲上了有些红肿的嘴唇,
“在家乖乖等我回来哦。”


(ps。大概是之前韩沉潜入当卧底的时候碰上的罗浮生,罗浮生是死心塌地的但韩沉只是为了情报才和罗浮生相处的,当然任务完了就撤咯,没动情,,应该没动,真的没有。。。好吧我承认动了那么一咪咪。罗浮生那是真的大佬啊,找机会用点好东♂西把韩神翘回家的啊,,,,不然文里的韩神那就是真的睡死了(。)
啊韩神真的好好磕啊)

龙哥和他家猫主子的二三事(3)


白宇拟橘猫注意
#ooc
#不要上升到真人哦

      龙哥养了只橘猫,叫白宇,龙哥习惯叫他小白。
      关于洗澡什么的,好像大部分的猫猫都很抗拒这件事,当然了小白也不例外。当龙哥抱着他往卫生间的时候,小白在龙哥怀里…翻滚??滚两圈龙哥自然保不住,然后就是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落地,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溜掉了。所以洗澡这种大动干戈的事,龙哥还是交给宠物店了。不过后来剪指甲的时候发现小白在听龙哥哼歌的时候会安静些(看(2)),洗澡也就不算难事了吧……大概吧,龙哥还是要时常按着小白,擦掉被小白扑通的一身水,时常更换洗澡时用来吸引小白注意力的鸭子,它总是被咬破。
      啊关于清理耳朵,这一直都是很麻烦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有一段时间,小白得了耳螨,龙哥可是牺牲了他吃鸡的大把时间搜索相关资料,买了洗耳液,打算奋战了。在把小白抱在怀里的时候撸会儿毛,哼着小白最喜欢的曲子,安抚安抚,然后快准狠的把洗耳液滴到耳朵里。小白下意识的开始甩头挠头,龙哥差点压不住了。然后再顺顺毛,在耳朵后面捏揉十来下,然后小白跟拨浪鼓似得在疯狂甩头,好的就让他把耳朵里的已经软化的耳螨粪便甩掉吧,然后龙哥就被甩了一身……粪便(。)小白心灾乐祸的原地转了一圈,喵了一声,龙哥:……嘿你这家伙,还乐?    最后再拿纸把耳朵里面擦擦干净就ojbk了。
      龙哥家楼层并不高,但是小白皮啊,当龙哥看到在窗台边上“观赏”风景,盯着停在旁边树上的小鸟的时候,还是决定去订购了防盗窗。龙哥以为这样总该万无一失了吧,但他小瞧了小白搞事的能力:他卡在防盗窗和窗户玻璃之间的缝隙里了,龙哥表示无语并且想扣猫罐头了。
      像一些猫猫玩具什么的,类似于逗猫棒什么的龙哥买的也不少,平时闲了总会在小白的尾巴上点点,然后在一旁的椰子上点点,然后在小白头顶绕圈圈,小白总是会被这些小声响(自带小铃铛)或者颜色绚丽的羽毛所吸引,玩儿的不亦乐乎,而龙哥总是会抿起嘴角,
                    “…小傻猫”
      当然了还有个贼有意思的大概能归进猫猫玩具里的东西,猫薄荷。这个神器的植物对于猫猫来说,效果堪比春(?)药。放一片猫薄荷在手心,不一会儿小白就会被吸引来了,头凑上闻闻然后就会开始疯狂的蹭手,翻滚,甩头,喵喵叫。这个东西对于猫猫来说有点像兴奋剂,虽然对于猫猫来说没有任何有害的地方,但龙哥用过一次后还是于心不忍再用这个,,,,,,,,(龙哥你在惧怕什么)

      不知不觉小白已经3岁了,对应人类大约是28岁了,龙哥还记得最开始在宠物店的时候,这只小家伙看见龙哥就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站起前半身趴在玻璃橱窗上,晃着尾巴。或许双方的眼缘都不错。

优哉游哉的日子还长呢。



大概是完了吧,应该没有(4)了。  //极度慵懒//

龙哥和他家猫主子的故事(2)


白宇拟橘猫注意
#ooc
#不要上升到真人哦

      龙哥养了只橘猫,叫白宇,龙哥习惯叫他小白。
      在养小白之前,龙哥工作繁忙,家务什么的不怎么在意,导致家里有些乱,但接了小白之后,被迫注意起了生活环境:厨房阳台不能有积水,碗筷洗完了要清理干净水池里带有清洁剂的脏水,要经常扫地拖地,消毒剂什么的用完一定要放在小白看不到的地方,药箱也是。谁知道这个小调皮蛋会对药做什么,撒到一地都是还好,要是吃了……后果不堪设想。
      小白好动也好吃,在龙哥吃东西的时候总会跳上大腿,喵呜两声蹭一下,好不讨喜。不过这点常识龙哥还是知道的,猫猫很多东西是不能吃的。尤其是巧克力。
      巧克力里的可可碱与咖啡因对宠物是有毒性的,可能会导致慢性心脏衰竭。所以龙哥对于小白也不总是惯的,关乎安全性命的该凶还是得凶,尤其是这小白贼皮,用沈巍的一句话来比喻,就是“不知道危险是怎么写的”。
      对于家养的猫猫来说,溜出家门是非常危险的,关键是小白作过这个死。那次小白溜出去了两天,回来的时候身上粘了些叶子,脏兮兮的泥水黏在前后爪上。这两天倒是苦了龙哥,思前想后,所有能想到的途径都尝试了,报社什么也都跑过了,就差要报警了。这两天龙哥算是茶饭不思了,还瘦了两斤。当龙哥看到小白又溜了回来的时候,一股火气从心底往上冒。这种事情绝不能怠慢的,万一伤到了呢万一被欺负了呢。龙哥狠狠的凶了小白一顿,无视小白水亮亮的大眼睛和蹭蹭的求饶,收了小白的椰子和四个星期的罐头。
      当然了等大半个月过后龙哥气消了,又有些于心不忍,还是把椰子还给了小白,换来了小白一顿猛舔手。当天夜里还悄咪咪爬上床,舔了下龙哥嘴角,愣了愣,又舔了下鼻尖,随后轻生喵呜了一声,盘着身子在龙哥头侧入睡了。小白当然没有注意到龙哥微微扬起的嘴角。
      龙哥喜欢音乐,喜欢听歌,唱歌也不在话下。龙哥光凭歌声就揽了一票迷妹。在这种家庭背景下,小白喜欢听歌会跟着音乐猫猫叫也不足为奇了吧。不管小白在玩椰子还是在疯狂的追着自己的尾巴玩,只要龙哥开始外放音乐,小白总会静下来,跟着曲子喵喵叫,这样的小白总是能逗的龙哥很开心。谁家还没个爱唱歌的小孩。小白很享受龙哥把他抱在怀里顺着毛轻声哼着曲子,一会儿就舒服的眯着眼了,龙哥就可以乘机剪指甲了,简单利落。
有一阵很忙,天天加班。龙哥觉得有些对不起小白,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好好亲热亲热了,于是在某宝上订购了个猫爬架,颜值还是很高滴。起初小白很好奇这个猫爬架,毫不客气的钻了上去,这边抓抓,那边挠挠,一会儿窜上一会儿从上跳下来。不过好像一阵兴趣过后这个猫爬架就被冷落了。看来椰子才是小白的挚爱啊。龙哥在一旁无奈的笑笑,自家主子的审美还是挺独特的。


应该也许大概maybe还有个(3),敬请期待咯

Hey!! 今天是世界爱猫日,关注猫猫从我做起❤️ 关于龙哥家猫猫的二三事(白宇拟橘猫注意)

#ooc警告
#不要上升到二位
#要爱护自家猫猫哦
       喵呜~
      龙哥养了只猫,叫白宇,龙哥喜欢叫他小白。
龙哥一开始养的时候有些笨拙,很多事情不是很懂。但这么久的磨合下来也算是颇有些经验了。
猫砂猫粮什么的都是在某宝上看哪家好评率比较高买的。这些猫猫日用品龙哥特意买的是芒果黄的,很配小白的毛色。
      而且不知怎么,小白对芒果很感兴趣,第一次看龙哥吃芒果的时候还跳上龙哥怀里撒娇讨了两口芒果。
      另外小白还很喜欢玩被放在角落里的椰子,总是不厌其烦的这边挠一下那边拍一下。
小白总是一副精力十足的样子,满屋子的猫毛是最好的证据。龙哥寻思着这只贼能倒腾猫可能和一般的猫猫不同??,要不带他出去遛遛?然后就后悔了。小白死死的扒在龙哥身上,锋利的爪子甚至废了龙哥一件衬衫(。)

      小白刚接到家的时候,很皮,总是喜欢在龙哥吃鸡的时候钻怀里求撸,喜欢咬电脑后面的电线,曾经造成家里长达三小时的断电。后来龙哥有些生气了,想凶一凶小白,但小白眼睛一湿,耳朵一耷拉,微微晃动的尾巴愣是让龙哥的气烟消云散了。算了硬的来不了还是来软的吧,咬一次那一个星期的罐头就没了。自那以后小白就乖多了,因为这一招管很多事情。
      猫猫每年要驱两次虫,小白也不例外。可是小白不喜欢吃药,这可愁坏了龙哥。不管把药塞在小白任何喜欢吃的东西里,他总是能挑出来,丢到一边。后来龙哥把药磨成粉撒到猫粮里,总算是让他家这小祖宗吃下这药了。
      龙哥上网的时候刷到了一个猫项圈,是个小领结,很好看,龙哥秒种草。买回里后龙哥还担心小白不愿意戴,但看到小白因为好奇并不拒绝这个项圈的时候,长叹一口气。啊小乖乖终于是省点心了。刚开始还好,但是戴了一会儿小白就开始闹腾了,仰着躺在地上用嘴撕咬着项圈,时不时挠两下,龙哥只好拆了下来,拆了后小白一溜烟儿的跑了,去继续玩儿椰子去了。
      有一天龙哥下班后,看到小白卧在沙发上,好像在…….吐??!!龙哥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抄起猫就奔去宠物医院,下了电梯觉得还是折回去拿个猫笼子的比较好(。)十分钟的车程龙哥催了司机四次。好在小白没事儿,龙哥长叹一口气。
原来猫吐是正常现象,可能是猫猫在吐毛球或者吃多了吃急了。回去的路上,龙哥一把抱起了小白,捏了捏脸,“小白…你再吓我啊,吓死了看看谁照顾你,昂“
      小白倒是转了下左耳,呼噜了一阵,蹭了蹭龙哥,窝在龙哥怀里睡着了。
      之前说龙哥看到小白吐了急的找不到北了嘛,那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小白很容音生病。大大小小的病使龙哥成了宠物医院常客了。其实也不是龙哥照顾不周,其实是小白身子骨单薄。作为一只一点不胖的橘猫,确实和隔壁压炕头的不能比。有一次手术完了龙哥就一直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一边顺着毛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期盼着小白的醒来。第二天早上龙哥被猫叫声吵醒的。阳光透过窗子充满了这个房间,洋洋洒洒的一屋子的温暖。此时小白站在龙哥脸前,由于逆光,身体周围一圈的毛发被染上了金色,亮晶晶的眸子盯着龙哥,微微一歪头又是喵呜一声。龙哥抬手想摸摸,小白下意识躲开了,然后迅速的扒上了龙哥手,顺着尺骨的轮廓舔了两遭。带着小刺的舌头舔的龙哥有些痒又有些小感动,“想报答我?这可不够(笑)”说着又捏了捏小白的鼻子,起身去准备早饭了。

龙哥和他家主子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篇,随缘吧(喂)